来自 信用卡 2020-03-22 22:32 的文章

招行在年报中表示

  最新年报显示,招行、平安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升,信用卡不良会加速暴露吗?

  2019年半年报公布时,我们曾在 一文中指出,个别银行的信用卡、消费贷不良贷款规模,出现50%甚至更高的飙升,共有7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

  随着平安银行、招行两大零售银行相继公布2019年报,也能一窥信用卡不良率的最新情况。从短期趋势来看,恐怕不甚乐观:在两家银行整体不良率下降的背景下,信用卡不良率均出现较大幅度上升。

  其中,招行的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较上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平安银行的信用卡应收账款较上年末上升 0.34 个百分点(平安银行称受口径调整影响较多)。

  2019年,在不良率较上年末下降0.06个百分点(公司贷款不良率、小微贷款不良率也在下降)的大背景下,招行的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增加到了1.35%,较上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招行称这是源于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影响。

  与此同时,招行的信用卡不良贷款规模,从63.92亿增加到了2019年末的90.33亿元,不良贷款余额大幅增加了41.3%,这一上升趋势值得关注。另外,招行的信用卡不良生成额、不良生成率也在上升。

  而受信用卡风险上升影响,招行的不良贷款生成额、不良贷款生成率均有所上升。总体看, 2019年新生成不良贷款达442.15亿元,同比增加89.37亿元;不良贷款生成率1.13%,同比上升0.12个百分 点。

  信用卡不良率的上升,还带来一些潜在的影响:比如招行表示,受个别对公大户不良生成与信用卡不良增加的影响,招行总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上升0.50个百分点;逾期贷款中,信用贷款占比37.30%(主要为信用卡逾期贷款)。

  对于信用卡贷款不良贷款率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贷款率上升,招行在年报中表示,“从短期看,目前行业仍处于风险释放期,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公司消费信贷类资产质量仍将面临压力,但从长期看, 本公司具备优质的客群基础,与共债风险客群的交叉主要集中在小部分次级客群且规模有限,资产质量将保持相对稳定。”

  招行还表示,在前期现金贷行业快速发展带来的风险逐渐暴露的大背景下,秉持审慎的风险偏好,把握业务增长节奏和结构,有效平衡风险和收益,寻求信用卡业务持续健康发展。

  与招行零售贷款下降不同的是,平安银行的个人贷款不良出现全线上升,包括房屋按揭、新一贷、汽车金融贷款、信用卡营收账款在内,不良率都出现了上升。

  这其中,尤为引人关注的是信用卡应收账款和新一贷的不良率均上升了0.34个百分点。其中信用卡应收账款不良率1.66%,较上年末上升0.34个百分点, 对此,平安银行表示其中因为口径调整导致不良率上升 0.33 个百分点(以此来看,平安的信用卡不良率上升不大)。

  不过,2019年,平安银行的信用卡不良贷款规模增加了14.2%。规模比招行的增加幅度要小一些。

  对于不良率上升,平安银行表示,2019 年,受到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 共债风险上升、汽车消费下滑等外部因素的影响,消费金融全行业风险整体上升,基于更审慎的风险管控原则,采用了更为严格的五级分类标准, 整体不良水平保持稳健可控。

  在风险控制上,平安银行表示,信用卡业务充分利用量化工具管控风险。一方面通过大数据平台和先进定量分析技术,改善新户获客结构与品质,严控外部共债风险;另一方面,通过推广AI 智能催收,加大清收力度,探索“催收-诉讼-谈判”联动催收模式。

  从两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变化来看,谈爆发还为时尚早,信用卡不良的风险目前也处于可控状态中。随着样本逐渐增加,趋势可能会更明朗。

  总体来看,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行的原因,一方面是共债风险传导至银行消费金融,信用卡市场增幅放缓。据国盛证券统计,2019年上半年信用卡+消费贷仅新增3500亿元,不足去年的20%,分母增速放缓。

  另一方面,与部分银行近几年的激进扩张有关。自从2018年中信用卡不良率开始暴露,目前尚未见顶回落。经济压力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降低。两重因素叠加,致使信用卡业务风险有所上升。

  2020年,上述风险叠加疫情影响,信用卡的资产质量可能受到更严峻的考验。

  3月17日,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2月银行业新增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信用卡贷款和个人住房抵押贷款。2020年2月末,个人消费类贷款环比减少5644亿元,其中信用卡贷款环比减少4043亿元。

  肖远企表示,个人减少消费,既有物流不畅等原因,也有可能是个人就业受到影响、失去收入来源等,预计这一现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在疫情的影响下,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等在内的各类涉足消费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面临的压力显著增加。

  可以想见,分母(信用卡贷款余额)在减少,分子(信用卡不良余额)在增加,银行业信用卡不良的压力可想而知。

  招行也在年报中表示,2020年,宏观经济金融形势更加复杂多变,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资产质量管控将面临挑战。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风险因素,是信用卡贷款回收难度加大。对此,联合资信在最新报告中指出,疫情延缓了信用卡不良资产的回款进度。

  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对部分行业、地区的回收金额影响突出,减少甚至切断了受冲击行业、地区内不良信用卡债务人的还款来源。

  “局势的恶化对于本就入不敷出的不良信用卡债务人无疑雪上加霜,无稳定收入、经营失败和失业人群作为不良借款人中的大多数,在此时更是难以早日获得新的收入来源。这会令不良信用卡债务的回收产生明显延期,后续将随疫情持续时间逐渐回归原有的回收水平。”

  另一方面,大多数银行会将不良信用卡债务委外催收,疫情发生后催收公司延迟复工,远程办公的工作效率降低,导致二、三月份的回收水平大幅降低,之后受到影响的程度仍然由疫情持续时间的决定。

  而疫情期间,部分银行免收信用卡违约金,也使一些心存侥幸之人以此为借口继续拖欠贷款,而此行为一方面较难被核实,另一方面在当前时期也无法继续硬性催收。这也是当前信用卡资产质量面临的重要调整。

  尽管有不良率上升等压力,信用卡更大的亮点是科技与服务创新、跨行业合作等带来的积极改变。

  2019年,招行信用卡业务的一大特点是数字化获客。以招商银行App和掌上生活App为平台,探索和构建数字化获客模型,通过联名营销、联动营销、场景营销、品牌广告营销、自媒体粉丝营销、MGM(客户推荐客户)社交营销等方 式,打造新的获客增长点。

  截至报告期末,掌上生活App累计用户数达9,126.43万户,信用卡数字化获客占比达64.32%。招行从信用卡第三方渠道(主要为微信、支付宝服务窗和官方QQ)获取的粉丝量累计达1.39亿。

  二是积极探索拓展内容生态、品质电商、汽车生活等生活场景,重构与用户的连接。截至2019年末,掌上生活App累计用户数9126.43万户,其中非信用卡用户占比31.51%。掌上生活App日活跃用户数峰值903.58万户,期末月活跃用户数4664.34万户,客户规模和活跃度持续领跑同业信用卡类App。

  三是信用卡智能服务体系方面,持续以掌上生活App为主、第三方渠道为辅,进一步探索新兴渠道的1+N服务生态布局。招行采用“端到端客户旅程方法论”,重点对零售客户首面经营旅程、MGM(客户推荐客户) 旅程、代发业务旅程和信用卡账单分期旅程进行全流程体验重塑,改进效果显著。

  截至2019年末,招行信用卡流通卡数9530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3.04%;流通户数6450万户, 较上年末增长11.16%。2019年实现信用卡交易额43486亿元,同比增长14.62%;实现信用卡利息收入 539.99亿元,同比增长17.44%;实现信用卡非利息收入259.89亿元,同比增长25.42%。

  从平安银行的信用卡创新来看,一是持续丰富产品体系,深化跨界融合。2019年,聚焦生活娱乐、 商旅、车及车生态、商超等行业,重点挖掘行业内高战略价值的合作企业。

  二是积极拓展APP服务边界,全方位提升客户体验。通过搭建“乐分享”平台,形成社交化、 场景化的获客及营销新模式,通过与优秀品牌进行合作,共同打造线上场景化消费生态,目前已有近40家优质品牌入驻口袋商城,有效带动了用户规模和活跃度提升。

  依托科技赋能及大数据驱动,平安银行2019年,通过“一键即享”流程办理信用卡的客户量超 400 万户。2019 年,信用卡新增发卡量 1430 万张,就有近 90%通过 AI 自动审批;信用卡推出“一键办卡、即享优惠”科技服务,实现场景化获客和营销,发卡时间由原来的2天缩短至最快2分钟。

  从信用卡客户数据来看,2019 年末,平安银行信用卡流通卡量突破 6000 万张,总交易金额 3.3 万亿,同比增长 22.5%。

  当然,以上数据还只是信用卡行业的冰山一角。随着更多银行年报的公布,信用卡不良的趋势也会更清晰,也将能看到更多信用卡的创新路径,对此轻金融也将继续保持跟踪。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义隆金融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rscc.com.cn/xinyongka/5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