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理财 2020-03-22 01:20 的文章

其中包含股票市值47.28万元、资金余额53.73元及账

  去年五月,这家券商以7000字长文,宣布正式启动国信证券经纪业务老员工回归计划。

  实际上,经纪业务团队占了这家公司员工七成比例,远超过“券业一哥”中信证券!

  过往A股牛市时期,国信证券“泰九神话”——旗下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因高交易量、高佣金,曾是券业的一代传奇。

  本周,国信证券披露了2019年年报,里面提示了多个预警信号,紧接着又爆出一宗营业部丑闻。

  本周,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一宗纠纷案件,国信证券北京某营业部给一位客户代客理财,却引发资金纠纷。

  事情要追溯至2016年A股“熔断”后,客户刘某与国信证券北京一家营业部员工屠某,达成一项“协议”,让这位员工为其操盘。

  实际上,屠某的是国信证券营业部的高级理财师。实际上,券商与银行一样,均有财富管理业务,帮助高端客户(资产量大的人士,也就是大户)进行资产配置,提供操盘建议。

  一般来讲,理财师可以推荐一些代销产品,比如中低风险的债券基金、中高风险的股票投资产品,还可以是实盘股票操作建议,这要根据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给出理财建议。

  然而,客户刘某的“承受能力”颇高:以口头约定方式,将其账户70万元委托给国信证券屠某。

  文书披露,最初二人“合作”之时,理财师屠某保证一年内收益能有100万元,收益可以三七分成。

  之后双方有签订了一份正式协议,即股票账户委托协议,约定从2017年5月-2018年11月,理财师屠某在截止日向客户支付90万元本金和收益。

  到了2018年8月,理财师屠某被国信证券停止股票操作资格和权利,无法进行股票账户的理财操作。

  文书披露,刘某名下融资融券账户于2017年5月10日的账户总资产余额为47.29万元,其中包含股票市值47.28万元、资金余额53.73元及账户负债15.97万元,该账户于2018年8月3日分别发生金额7.49万元、12.63万元后,剩余资金余额为239.79元。

  值得注意的是,客户刘某的本金是70万元,但要求被告赔付77万元。那么,多出来的7万元是怎么回事?

  融资融券账户相当于信用账户,需要进行保证金交易,里面存在着一种借贷关系,并包含着利息成本。

  理财师屠某在庭审指出,2018年8月,他代替客户操作的融资融券账户需先还清向国信证券所借本金及利息后,才能将剩余款项提取至信用账户对应的银行账户中。

  所借的本金及利息,就是上文提到的7万元,也就是需要清偿的一笔杠杆交易“欠款”。但理财师屠某指出,这属于国信证券自动划扣款项,并非客户刘某的操作。

  法院对于这笔委托理财,认定却颇为理智:原、被告之间形成了委托理财合同的法律关系,但因被告在涉案协议履行期间系证券公司从业人员,且被告承诺于委托投资截止日向原告股票账户支付固定本金及收益,该约定显系保底条款,故涉案协议应为整体无效。合同无效但理财亏损的,委托人请求受托人分担损失的,应予支持。

  换言之,这位客户依然无法“刚兑”77万元,理财师最终分担9.32万元的客户损失。

  2019年度,国信证券实现营收140.93亿元,同比上升40.49%;实现归母净利润49.10亿元,同比上升43.43%。

  值得注意的是,国信证券在年报中罕见地探讨了未来券业竞争格局,这侧面看出代客理财丑闻的根源。

  其中提到,随着牌照红利渐失,各证券公司纷纷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型,强化各业务条线间的协调,挖掘业务线内部及跨业务线的协同效应,在稳固通道型业务优势的同时,加大对非通道业务的开拓与资源投入,促进盈利模式转换。

  可以看出,国信深深地意识到“牌照红利”优势逐渐消失。以前,代客理财背后就是牌照优势,但里面灰色地带众多,打破刚性兑付后,牌照并不保底,更多是投资能力、研究能力的比拼。

  年报中,国信证券还特别提及,今年将推进全价值链财富管理,推动经纪、资本中介、机构服务、资产托管、资产管理等业务的协同以及研究支持等各项资源优化配置。

  从理财服务跨入到财富管理,这对营业部一线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想必国信证券更要善待客户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义隆金融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rscc.com.cn/licai/5812.html